说起来你也许不信,《中日交流标准日本语》(以下简称《标日》)已经出版发行30年了。为了庆祝《标日》首版发行30周年,人民教育出版社推出大型征文活动,邀请全球《标日》学习者分享自己和《标日》的故事。

2018年不仅是《标日》首版发行30周年,同时也是《中日和平友好条约》签订40周年,值得纪念。

我们期待每一位《标日》的学习者,都能来分享自己和《标日》的故事,就像离家的孩子回到家乡,对着关心自己的亲朋好友,说说自己这些年的生活。

十年前曾参与《标日》首版20周年征文的读者,也欢迎你们继续来稿,续写你与《标日》的故事。

根据征文情况,我们将分别评选出:

特等奖若干名,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和日本光村图书出版株式会社提供“免费赴日游学”名额;

一二三等奖若干名,颁发不低于2000元/人、不低于1000元/人、不低于500元/人的物质奖励。

主办方将为所有获奖者颁发获奖证书,同时将在《中华读书报》、人教社微信矩阵平台开辟专栏定期刊出优秀文章。

投稿截止时间: 2018年6月30日;

电子版投稿方式:扫描下方二维码投稿;

纸质版投稿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17号院1号楼人民教育出版社20层媒体宣传部,邮编100081(请在纸质稿上留下您的联系方式)

扫下方二维码,把大奖赢回家:

(手机用户:保存图片,打开微信扫一扫,选择相册图片)

https://n1image.hjfile.cn/mh/2018/06/08/48426e185e67b2c2a1b29332827f821c.png

从1988年,到2018年,《标日》成为一些人学习日语的原点,也成为他们人生的原点。(以下内容节选自网友提交的征文作品)

《标日》学子:冯婷婷

研修结束后,如果能有机会在日本留学,我会在日本努力进修日语,毕业之后,回到自己的家乡创办日语学校。这就是《标日》让一个没有读过大学的女孩有勇气去追求自己的梦想。我不会用那些华丽的语言来赞美《标日》,但我从心里想说:“「標日」,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(《标日》,真的感谢你)。”

《标日》学子:张晨

在朋友的怂恿之下,我下了一款日本手游,注册了一个叫“アリス”的三无脸萝莉角色

还是和最初学日语的动机一样,我想和真正的日本人进行交流,而不是对着一堆文本独自惆怅。

就在这个时候,もも出现了。穿着玫瑰花纹铠甲的骑士,向坐在樱花树下沉思的少女伸出手去。

樱雨飞扬,将天地妆点成粉红色的幻梦。在这片幻梦中,两个虚拟角色的手牵到了一起,两个来自不同国家的人,跨越语言的障碍,心与心连在了一起。

这或许是《标准日本语》给我带来的最好的礼物。

《标日》学子:胡倩倩

作为一本语言的学习书籍,这本书真的伴随了一代又一代的人,印证了他们过去的努力。现在的我仍然感谢那些《中日交流标准日本语》陪伴着我的日语学习之路,每当我重新翻开它,就像和过去的自己重逢,书中曾经的圈圈点点,也让我时刻自己:不忘初心,砥砺前行。

《标日》学子:林一打

我相信《标准日本语》能把我带到那个开满樱花的国度,我也相信我能带着《标准日本语》去往那个开满樱花的国度。感谢很好上手的《标准日本语》让我离我的梦想近了一步然后再近一步。

《标日》学子:轻舞流云

《标日》就像是我们人生中不期而遇的那些小美好,它永远都不会老去,只会在岁月如梭中成为“经典”和“永恒”。最后想要以这两句话来给我和《标日》之间的故事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:

“出会えってよかった。”(能遇见你真好。)

“え、私も。”(嗯,我也是。)

https://n1image.hjfile.cn/mh/2018/06/08/d09534165a1294d661b2f32f35a20870.png

最早学习日语的那批人,也许是为了出国、为了职称评定、为了考研进修的成年人;如今自学日语的这批人,也许是为了看懂动漫和原作、为了听懂偶像说话、为了追求个性人生的儿童和少年。

30年,在现代社会,足以沧海桑田。不变的是,他们都选择了《标日》。

而这30年,《标日》身上也发生了不少变化。从电视讲座在中央电视台播出时的万人空巷,到几盒磁带默默陪伴的自学,再到《标日》电子书APP和“标日电子叔”公众号的即时陪伴,《标日》一直在进步。

https://n1image.hjfile.cn/mh/2018/06/08/040218e2317c8f959613ca817e119820.png

现在,是时候说出你和《标日》的故事了。我有重奖,你有故事吗?等你来分享。

https://n1image.hjfile.cn/mh/2018/06/08/48426e185e67b2c2a1b29332827f821c.png

声明:本内容经授权,转自“标日电子叔”微信公众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