演员片酬的话题再次上了热搜。在被内卷、996等概念轮番“洗礼”之后,仅仅一个数字就再次点燃了广大网友的情绪。

这其中,畸形的粉丝经济、不健全的片酬制度等等都值得我们深思。

那这里可能有小伙伴要问,日本当红演员们的片酬是什么段位呢?

日本的物价那么高,他们的片酬怕是要上天?

说真的,和国内的演员比起来,他们“工资”其实还蛮低的。

与国内影视公司承包制作电视剧,再卖给电视台(独播或者多台联播)的形式不同,日本的电视剧几乎是由电视台自己制作。因此演员们在出演不同电视台的剧时,薪酬也会存在差异。

以下是不同电视台的薪酬推测

比如日剧大神木村拓哉在朝日台、TBS、富士台的单集薪酬达到了250万日元(约为人民币14万),而在NHK只有80万日元(约为人民币4万7千)。

而玉山铁二在NHK台的单集价格相对比较高,这主要是由于他曾主演了NHK晨间剧《マッサン》,获得了巨大人气。


在日本演艺圈经常可以听到某某台是某位明星的“亲妈台”这样的说法,这个和艺人本身和电视台的交情,以及该艺人是否主演了该台的热门高收视电视剧也存在一定的关系。

下面我们再来具体聊聊日本顶级演员的片酬。


以《半泽直树》爆红日本的实力派男演员“堺雅人”毫无疑问现在处于日本影视圈顶级部队。

因为当时已经有《legal high》等代表作,堺雅人出演《半泽直树》的片酬大概在200万日元(约为人民币11万5千元)每集。但是由于日剧一共也就11集,一部剧下来也就127万人民币左右。

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,这样的大咖在出演2016年NHK大河剧《真田丸》时,每集薪酬竟然只有50万日元(约为人民币3万元)。虽然大河剧一共有50集,但拍整整一年,满打满算也就150万人民币到账。(实在是划不来,“性价比”太低。)

NHK由于本身定位的特殊性,抠门也是业界闻名的。主演晨间剧的年轻女优们的报酬更是少得可怜。

作为现在日本最火的女演员,大家的“老婆”新垣结衣的片酬会很高吗?

2016年在拍摄《逃跑可耻》的时候,gakki一集的片酬大概在130万日元(约为人民币7万5千元)~140万日元(约为人民币8万元)之间。

随着电视剧的开播,《逃跑可耻》在日本掀起了现象化级的反响,gakki的人气也达到了一个新的巅峰。

在17的夏季日剧《code blue》第三季中,gakki的单集薪酬有了上涨达到了150万(约为人民币8万6千元)~160万日元(约为人民币9万2千元)。


还是很低啊...

因为《孤独的美食家》而被中国大众熟知的大叔松重丰每集的报酬大概在35万日元,而且这个金额是付给事务所的价格,叔能拿到手的肯定就更低了。

阿部宽在出出演《下町火箭》时,一集的薪酬大概在200万日元左右。

2016秋季电视剧薪酬排行榜:

可以看到占据前列的几乎都是老戏骨。最高的是水谷丰,达到了350万日元(约为人民币20万)。因为手握收视稳定的《相棒》,薪酬也相对给力。

值得一提的是杰尼斯艺人山田凉介凭借140万日元每集的薪酬位列第9位。这里又有一个疑问:

薪酬高低和偶像的身份与人气关系大吗?

有一定的影响,但不是决定因素。和你红不红,带不带流量没关系,片酬多少更看重的是你作为演员的影响力与资历。

比如木村大神最高单集片酬曾一度达到300万日元+,但是大部分年轻的新人、偶像即使人气再高,还是比较难达到这个水准。

给演员们不高的片酬,才能保证制作团队、创作者拿到相应的收入。毕竟对影视作品而言,后者才更是质量的保证。

而演员们的主要收入,则来自广告等其他渠道。此前,《周刊FLASH》获取了一家大型广告代理店关于2021年度“明星广告酬劳”的资料:

“ギャラ”是英语“guarantee(ギャランティ)”的省略,专门用来指艺人的酬劳。

话虽如此,和国内演员们动辄千万元一部剧起跳的薪酬水平比起来,日本演员们的荷包可实在是有点瘪。

本内容为沪江日语原创,严禁转载。

相关阅读推荐:

2021年日本女星酬劳排行预测:第一名是她!

纯属娱乐:日本人眼中有钱人最多的都道府县TOP10